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强暴若兮
强暴若兮

强暴若兮

在北京有很多怀着明星梦而蹲在片场找机会的女生,前几日我开车经过的时候,偶然间发现一个靓女。一头乌黑亮丽的黑发束成马尾,不大但非常明亮的眼睛,白皙的皮肤,瓜子脸,略微高翘的鼻子,比樱桃小口略大的性感嘴唇,配上一副黑框眼镜,非常的斯文。目测大约有165的身高,一件紧身T恤,一条牛仔裤把完美的身材充分显现出来。顿时让我想到了教师诱惑,我不禁口干舌燥,蠢蠢欲动。随后我指给旁边的助手,让他帮我把那女生哄骗进公司拍戏。事情非常的顺利,正巧赶上一部新戏开拍,而导演是和我合作多年的兄弟,这种事情更加的好办了。换掉了一个小配角改让她上,于是我便开始了筹备工作。其中一个场景需要到西双版纳去拍,剧中有个强奸戏,这是为她特意准备的。

  来到片场准备开拍,这次片场的人都是我的老班底,对我十分的忠诚,上次阿娇的事情就是他们的配合。对于我的出现她感到异常的紧张和兴奋,当我问她名字的时候,她结结巴巴的说了出来「韩……韩若兮」「非常有文化底蕴的名字」我赞叹道。「我爸爸是语文老师」「哦,难怪呢……」于是我们开始闲聊起来,她也不再那么的紧张。大约过了半个钟,开始准备拍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这是她噩梦的开始。

  这段剧情讲述的是傣族姑娘韩若兮迷恋繁华的都市,背弃了自己青梅竹马的情侣贺岩,贺岩备受打击,随后发生意外而死。贺岩的弟弟贺伊把责任归到韩若兮身上,准备为哥哥讨回公道。自幼暗恋韩若兮的贺伊在见到若兮之后顿生邪念将其强奸。韩若兮怎么都想不到我竟然饰演贺伊,虽然感到错愕,但是没时间让她去体会背后的阴谋。

  在一座偏远的竹楼里,我饰演的贺伊对若兮进行惨无人道的强奸,我追逐着若兮,一点点地剥离着她的衣服,她没想到其实这是一场真正的强奸。在撕裂她衣服的时候我感到特别的兴奋,闻着衣服上残留的体香,感到全身无比的舒畅,看着猎物一步步走向我的陷阱,我不禁大笑,或许若兮还以为我是演技高超呢。

  结束了猫捉老鼠的游戏,我把它扑倒在一张桌子上。剧前导演就说要全裸的,所以我尽情的剥离她身上最后的障碍。看着一具完美的酮体展现在我面前,我将头深深的埋进她的乳沟深深的进行呼吸,若兮非常不自然的进行反抗。我的双手不停的抚摸她的身体,并且把我的手伸进了她的阴道内,揉捏着她的阴核,这时候若兮更加的不自然,悄悄地在我耳边说:「不要,我们这是在拍戏呢,请放开你的手好吗?」,她不敢直斥我的行为,只是不断的乞求我。

  我放开手开始按照剧情发展,我解开了我的裤子,下身不断的在她的下身摩挲,拍床戏的时候所发生的性行为都是借位生成的,但是男演员的阳具还是会触碰到她们的身体,只不过有安全措施而已,而我自然不会弄什么安全措施了。若兮没想到我竟然变本加厉,但是她还是不敢反抗,只是在做动作的时候略为有点发力用来做抗议。我将老二调整好,放到她的阴道口处,这时她感觉到不对劲略微一抬头正好看到。我握住她的小蛮腰用力使劲一顶,在她的注视下一插到底「啊……」她凄厉的惨叫起来,阴道里传来的剧痛使她的双手不自主想要护住,我使劲按住她的双手,两条光溜溜的的玉腿痉挛似地举起,夹住我的腰,两只光脚架在我紧蹦蹦的屁股上,一声长长的惨叫标志着她处女纯洁的最后防线的陷落。

  若兮的赤裸的雪白的肉体,在我同样光溜溜的裸体之下凄惨地蠕动着。随着我的光屁股在若兮两腿之间开始大起大落,并不时左右摇摆,女人最隐秘的阴道被我的阴茎肆意侵略。文音的双手被我死死的按在小腹上,双腿虽然自由却被挡在外围,只能用脚后跟踏打我大动不止的光屁股。若兮象一个失去防卫能力的城市,在野蛮人的蹂躏之下婉转哀啼。

  「啊……哈哈,不要啊,救命,救命啊。啊……」看着若兮梨花带雨的哭泣,我更加的用力挺动,处女阴道的紧凑,让我的阳具更加的敏感,每次触碰我都能感受到阴道摩擦所带来的快感。我放开她的手摁住她的胯猛力的一下下的往若兮的花心深处探索,若兮的双手不住的拍打我的手臂,凄惨的求饶,我充耳不闻。

  椅子被我的大力冲撞弄的「吱吱」的叫,配合着若兮的惨叫,简直就是一曲美妙的交响乐。

  感觉非常美妙,有种想射的趋势,我将动作慢了下来,把她的双腿架到我的肩上。她的腿非常的钎细,光滑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我用双手使劲地夹注她的双腿,把阳具从阴道里抽出来,慢慢的在她的大腿内侧摩擦,进行腿交,同时不断的用舌头舔她的大腿。由于刚才她的双腿不断的踢打我,腿上出现了一些汗珠,我全部把它添干净,咸咸的带有一些处女的体香,简直是人间佳酿啊。

  玩了一会,我把她的身子反转过来,这时候她已经接受了被强奸的命运,不再反抗只是低声的啜泣。我让她趴在桌子上,然后仿照一部王祖贤被强奸的电影动作,我的双脚别住她的双脚,这次我不再是插她的小穴,我对准她的菊花慢慢的挺进去。「啊……好痛啊……啊」这个时候她终于又有点声音了,我不喜欢奸尸的感觉,我抓住她的长发,拉起她的头像骑马一样开始慢慢的挺动。头皮拉扯的刺痛,以及菊花带来的痛楚让她难以忍受,不住的作声哀求。

  经过几分钟的来回抽插,菊花不再那么的紧凑,我开始加大力度的挺进,每次只留龟头在里面,然后猛的向前挺进,桌子都不由的开始向前滑动,每次的挺进伴随着若兮的惨叫,刺激极了,经过十多分钟的抽插,桌子已经被我顶到窗前无法前进,我拔出阳具,阳具上有些血渍,还有些粪便。随即被我塞进她的小穴中开始疯狂的抽动,这时若兮已经被折磨的有气无力,连痛呼声都叫不出声了,只能听到她的喘息声。

  还是不怎么过瘾,把她拉起来在地上又以观音坐莲的姿势把若兮纤细的裸体抱在怀里摇曳?让弯腰站起,两手撑住膝盖,他从后面插入文音的阴道,顶弄得若兮站立不稳,长发乱晃;接着又转到若兮前面,把她拉直身体,两人面对站立,把阴茎插入文音的阴道,肉体全面接触,跳起贴面舞,若兮长发垂肩,泪眼朦胧,仰面看天,呼冤无门;接着他又把若兮的两条赤裸的细长的美腿盘在自己腰间,甚至屈至肩上,阴茎插在若兮的阴道里,抱着若兮四下乱走,周游列国;然后有点累了,放下若兮,一起在地上继续性交。什么狗爬式,龟腾式,比目鱼式,69式,三春驴式,胸交,用各种淫不忍睹的姿势,把若兮折磨得死去活来。也不知道射了多少次,反正若兮嘴上,脸上,浑身上下都有我的精液,最后累的我和她并肩躺在地上,若兮两眼无神看着屋顶,泪似乎都流干了。

  我把她抱到床上,打电话叫人烧水给她洗了个澡,清洗了下。随后几天的时间经过我的威逼利诱,若兮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默默的忍受,当然我也答应捧她做明星,后来她真的成为国内知名的女星,也成为我的性奴,也是我拉拢伙伴的妓女,这是后话不再陈表。

  【完】